10bet信息网

首页 > 10bet中文 / 正文

诗魔诗豪:相似的人终相遇

网络整理 2019-05-30 10bet中文
诗魔诗豪:相似的人终相遇
诗魔诗豪:相似的人终相遇

1

有空琢磨一下古人之间的关系,挺有意思。

比如唐朝那些诗人们,成就不一,性格各异,有的还很古怪,

他们的关系,够写1000篇论文,而且很多人爱看。

比如天皇巨星李白和王维,为何老死不相往来?

杜甫和李白多次交集,为何一个有情,一个无意?

边塞圣手高适和岑参,到底哪个更铁血、武艺更高强?

“郊寒岛瘦”的孟郊和贾岛,到底是怎样比惨的?

2

今天要说的这对CP,是同龄的白居易和刘禹锡(都生于公元772年)。

关注他们是有原因的,

之前囚徒看过一个排行榜——“历史上十对友谊最深的文人”,

白居易和刘禹锡出人意料排在第一。

这就耐人寻味了,因为他们初次见面时,都已经55岁,典型的夕阳之交。

此前,他们互相仰慕,算是神交已久的笔友,经常@彼此。

他们有太多理由早些认识——

同为河南人,他们的老家相距离不过100多里地;

他们都反对空洞浮夸,主张文学革新;

他们都看不惯中唐时期官场的种种萎靡、不思进取。

照说,这么相似的人,很容易聚在一起,

可是文人圈数不清的论坛,更多的酒局,从未见他们同框。

诗魔诗豪:相似的人终相遇

3

公元826年,他们终于在扬州见面了,

为那场酒局买单的,是时任淮南节度使的王播。

当时,刘禹锡刚由安徽和州刺史罢归洛阳,白居易也因病不再担任苏州刺史。

那是个奇怪的场景,在扬州CBD的小酒馆,两个胡子花白的老人,久久地拥抱在一起,

虽然都是名满天下的大诗人,却一个比一个孤独。

此前他们各有知己,元稹是白居易不可磨灭的回忆,柳宗元是刘禹锡午夜梦回的经常,

白居易为了纪念元稹,写下让无数人哭鼻子的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”,

刘禹锡用20多年时间给柳宗元出了一本诗集,名为《柳河东全集》,以报答柳兄弟“以播易柳”的深情。

失去知已的他们,就像折翅的天使,在人间苟活。

他们原本以为,大半生的酸甜苦辣过后,这辈子再无机会相见,

可是老天的安排总是出人意料。

就是那次初见,再次激发了刘禹锡的小宇宙,写出了著名的《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》——

巴山楚水凄凉地,二十三年弃置身。

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。

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

今日听君歌一曲,暂凭杯酒长精神。

标红的那14个字,更是千古金句,意思是,时间会证明,新生势力锐不可当。

最好的年华,转眼已经消逝无影,

当然是有些不甘心的,

那些年,有太多的遗憾和惆怅。

还有很多美景没来得及饱眼福,还有很多佳人等着去相识,

好像一切冥冥中早已注定,

相似的人,迟早都会相见。

4

刘禹锡被贬23年,工作岗位都是刺史、司马那样的闲差,总之,很多人不希望他干事。

相比之下,白居易要顺利得多。

白老师的坎坷主要在少儿时期,由于家里穷,他无书可读,

但他的精神世界,很早就迸发出可怕的力量,

据说为了练习口才,一直练得口舌生疮,为了练习书法,手上起茧,年纪轻轻就白发毕现。

16岁后,他进入人生的快车道,当时他随手写下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彻底征服了之前低估他的大咖顾况,

当时李白杜甫逝去不久,大唐人民情绪低沉之时,满心期盼:到底谁是下一个李杜?

白居易被很多人看好,包括当时连续几任皇帝。

他果然没有让人失望,

在坚持推动”新乐府运动“同时,他培养大量弟子,成为大唐诗坛盟主,

政治上,双鱼座的白居易更懂迂回,不像刘禹锡那么倔强,因此获得了更多发展机会,包括在皇帝身边当差。

虽然只是皇帝起居言谈的记录官。

诗魔诗豪:相似的人终相遇

5

在扬州的余晖中,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,以文字和酒互相安慰着彼此。

很显然,当世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,能像他们那样懂得对方。

生命最后10多年,白居易、刘禹锡,还有酒,成了打不垮、驱不散的“铁三角”,

其实,白刘两人就是两坛老酒。

年纪越大,白居易越喜欢来两杯,他把自己的号改成了“醉吟先生”,

酒后,他们爱在洛阳城内外闲逛,

寺庙、山丘、泉石,处处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

当然免不了用他们最擅长的方式——写诗,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,

白居易很有心,将自己和老刘的130多首唱和诗编成了《刘白唱和集》,

此集一出,天下手抄本横行,

是在这本集子里,他首次提出,要组成大唐诗词“刘白”战队。

6

公元842年夏天,比白居易晚出生几天的刘禹锡走了,

白居易非常伤心,为这位晚年知音写了一首悼亡诗——

《哭刘尚书梦得》

“四海齐名白与刘,百年交分两绸缪。

同贫同病退闲日,一死一生临老头。

杯酒英雄君与操,文章微婉我知丘。

贤豪虽殁精灵在,应共微之地下游。”

其实在写这首诗的时候,白居易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,

4年后他也因病去世。

从此,诗豪和诗魔的时代结束了。

生命的最后阶段,他们共同在孤独中寻找温暖,并且将这种感觉传递给广大读者,

如果要在他们的诗作中找佐证,估计是下面这两句(都很有名),

——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(白居易《琵琶行》)

——“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”(刘禹锡《西塞山怀古》)

一生已过,

原谅,是世界最高境界的词汇;懂得,是人生最难抵达的状态。

本文作者:语文迷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96347124512064004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Tags:刘禹锡   白居易   柳宗元   唐朝   元稹   李白   扬州   岑参   顾况   杜甫   历史   王维   孟郊   高适   贾岛   琵琶行   王播   诗歌   这就是河南   淮南   政治

搜索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